莺啼序

2011-02-04

       【整理邮箱,乃见此篇,11年所作,遣词用韵一团糟糕,此时读之,通篇不知所云,莫能入眼。但誊抄之,无使亡佚。】

        深秋时节,余夜观天象,却不见明月。但如水夜色,依依灯火,寒风刮面,是捧卷不能读也。夜色亦此,余心何如?故以不敢坏此清寂之境也。及昼行于亭上,纷纷落叶,凄凄鸦鸣,滔滔江水,匆匆行人,清清旷野,远远寒山,但恨时令太晚,不见雁过也。虽此,亦以为桃园仙境是也。何也?若行一叶扁舟于江心,溯游而上,似驰于江上,踏水而行也。但闻短笛之音悠扬,古琴之音清高,陶陨之音呜咽,洞箫之音琅远,锦瑟之音凄烈。恰游走于云雾之中,飘然于仙境之上也。今夜未见明月,何时更待月圆?触景伤怀,有感于斯,遂作四叠长调二百四十字莺啼序一首,以记胸中感慨。 

寒鸦不住枝头,恨欲鸣还休。
人无情、花正凋零,孤舟空载去留。
去留处、摇曳乱蓬,
不见从来自凝愁。
患无辞,黯然神伤,奈何心碎!

瞻破天机,月下含泪,
只吾意何趋,空空欤!
豪情尽散,疑是江郎梦笔。
倚斜栏,皎皎明月;
踏云霓,依依玉盘;
步蟾宫,玲珑轩榭。奈何坠去!

呼之欲出,寄情何处,叹息心无故。
轻折柳,独抚扬琴,残阳古树。
奈伊何在,吾心何辜。
杯中酒影,子岂回眸,
伸手欲留总不住。
捧断弦、却如何能奏。
漫吟相思,几番匆匆路人,
败壁怎奈尔何!

天地之大,独不得出,
竟一厢情愿。
残月下、为伊憔悴,题诗记愁。
辗转不眠,吾命何得,
於戏哀哉,天命何归!
平沙落雁南霞晚,念羁情、惨淡暝堤空。
君心偏向何处。独弹怨曲,奈何奈何!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