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酌·其二

2018-06-02

一壶酒未尽,夜半已三更。
枉做痴狂客,安为倜傥生?
无人相对饮,有月辉盈樽。
几缕相思意,尽于付青灯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